bitpayphonesupport

  • 编辑时间: 2021/8/23 12:28:10
  • 浏览量: 8
  • 作者: 财富外汇圈
bitpay phone support


想象一下,如果今晚非农数据真的 创下180万,10年期 美债,或者其他中长期美债会发生什么?——美债市场恐慌情绪可能会迅速释放,抛售 国债的速度比之前‘7年期国债 标售灾难’来得要快。


  ”虽然这有点夸张,但隔夜的摩根大通的研究更深入地论证了 这一假设,该行的 利率 策略师JayBarry警告说,如果就业人数出现意外,市场应该预期国债会出现更大的波动:“我们的 研究表明 美国国债收益率对意外的非农报告很敏感, 特别是在假期缩短的交易时段发布就业数据时,这些变动可能会得到放大。


  ”外汇 美元指数周三下跌,此前美联储一如预期维持利率不变,并维持月度债券 购买 规模不变,但承认美国 经济改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 声明发布后的记者会上表示,现在不是谈论 缩减 资产购买规模的时候。


  美元曾随美债收益率上升而走强,因市场认为 疫苗接种计划成功推进和强劲的经济数据将促使美联储尽早讨论缩减购债规模。


  美联储称,经济的发展道路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情的演变,包括疫苗接种方面的进展,这场仍在持续的公共卫生危机继续拖累经济,经济前景面临的风险依然存在。


  美元指数跌0.29%,至90.60;欧元兑美元涨0.29%,至1.2126,美元兑日元跌0.09%,至108.60。


  凯投宏观(CapitalEconomics)首席美国分析师PaulAshworth在美联储声明发表后的一份报告中表示,美联储并未暗示正在考虑放缓资产购买步伐,更不用说考虑升息了,就目前情况而言,没有什么能改变我们的看法,即美联储在明年年初之前不会开始缩减每月的资产购买规模,在2023年底之前不会开始加息。


  今年4月以来,美元指数(90.0351,-0.0376,-0.04%)持续 走弱,截至目前已经接近201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美元指数为何持续走弱?KnowledgeLeadeCapital网站刊登的一篇文章认为,这没什么可奇怪的,无论是美国货币放水还是 预算赤字都表明了这一点。


    文章作者BryceCoward指出,首先,相对于其他国家,美国的货币供应继续以极快的速度 增长,同时QE也可能全速持续到2021年底。


    不仅如此,美国预算赤字占GDP的比重预计将在2022年甚至更久之后爆炸性增长,而这一指标与美元指数水平密切相关。


  不断膨胀的预算赤字表明,未来几年美元指数处于70或80的水平并非不可能,这相当于从目前的水平继续下跌11%至22%。


    那么短期来看,美元指数持续下跌将会产生什么影响?  文章的观点是,如果美元指数跌破90关口,并且在2021年下半年持续向80这一关口趋近,那么将对美股产生相当大的影响。


   过去15年的时间,美股最持久的趋势之一就是 科技股的强劲 表现,即科技股表现优于基础 材料股。


  不过考虑到美元指数和这两个板块相对表现之间的关联性,未来 板块轮动可能从科技转向材料。


  红线代表了材料股和科技股的相对表现。


  自2005年以来,红线一直处于下降趋势,这意味着科技股表现强于材料股。


  直到最近,这一趋势才有所改变。


    蓝线代表着美元指数,不过刻度倒转。


  同样的时间段,美元指数大部分时间都在上涨……直到最近。


    美元指数和科技/材料相对表现之间的紧密关联表明,随着美元指数进一步疲软,美股板块轮动将从科技股轮动到材料股。


    对于被动投资者而言,这很棘手,也很有风险,因为科技股占到了标普500指数的比重超过40%。


    不过文章也提到,这种板块轮动背后的背后也有 估值因素。


  相对于科技股,材料股的估值远低于平均水平。


    分别显示了材料股相对科技股的市盈率和市净率,绿线显示了2006年以来的平均相对估值。


    估值必须始终放在盈利增长的背景下。


  科技股应该是市场的高速增长引擎,所以理论上科技股应该获得比低增长公司更高的估值。


    然而,材料股和科技股的相对增长正在正常化。


  这不是意味着材料公司将币科技公司增长更快,而是指这两类公司的增长速度差距正在缩小。


  ”  所以总结一下这篇博文的观点:美元近来走弱,是受货币供给和预算赤字等基本面因素的影响;未来如果美元进一步走软并跌破关键关口,那么将对美股产生重大影响,其中一个就是板块轮动,从科技股轮动至材料股。


  中国经济网5月31日讯韩国《世界日报》报道, 韩国银行金融通货委员会(简称 金通委) 27日召开会议,将 基准利率冻结在0.5%。


  韩国银行总裁 李柱烈在当天会后记者见面会上就 上调基准利率的 可能性表示,年内是否 上调利率取决于疫情和经济恢复速度等情况。


    当被问及韩国银行是否会根据美联储(FED)的 货币政策决定是否上调利率时,李柱烈明确表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对国内金融经济产生巨大影响,是重要考虑因素,暗示了有可能在美国之前提高利率。


    随着年内上调利率的可能性增大,外界对高达1765万亿韩元的家庭债务额不乏忧虑。


  高丽大学经济学教授金振日表示,如果要上调利率,应尽快向市场发出信号,随后慢慢上调。


  
0 条评论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